•   

    惠英红我和我的祖邦:香港回归补救了已经要饭

      

    惠英红我和我的祖邦:香港回归补救了已经要饭

      

    惠英红我和我的祖邦:香港回归补救了已经要饭

      

    惠英红我和我的祖邦:香港回归补救了已经要饭

      她却说:“这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,60岁,作为女人,我有自信,可以优雅的老去,每个人,都是一个传奇。”

      父亲原是山东富少,携妻带子,扛着金子来到香港,却个因性单纯,被骗光财产。

      还有一次,拍从16楼跳下的戏,只有一根安全绳防护,替身临阵脱逃,惠英红站上去,叫武术指导直接从背后把自己踢下去。

      还因为这件事,对惠英红动刀子,是六妹妹挡在惠英红面前,死死握住那把刀,替她喊冤:“姐姐真的是用健康换来的钱,你们要杀她就先杀我。”

      那时候的打戏,没什么防护措施,一场要打肚子的戏,就把剧本垫在肚子里当防护,被一个大男人生生打了四十几拳,惠英红硬是被打几拳,出去吐几口,回来继续挨揍。

      而她事业上赚取的很大一部分钱,都是用来供养家人,一双父母,兄弟姐妹7个。

      一开始,邵氏担心苦心塑造的“惠英红打女”形象不复存在,一直没有为她提供文戏资源;

      现代人最焦虑的状态是,每天一睁眼,就是车贷房贷和欠款,恨不得不要再醒来。

      人生总是苦难,有些人扛不住,比如和惠英红同时期的演员蓝洁瑛,某种程度上,她们的命运很相似,少年成名,过气,亲情爱情都不圆满,又患上抑郁症。

      醒来的第一眼,她看到妈妈和妹妹哭变形了的脸,突然意识到,自己做了件很错的事。

      多年下来,她浑身是伤,左耳更是完全丧失听力;鼻骨被打断,只能靠嘴巴呼吸。

      领奖时,她泪如雨下,坦诚了过去自杀的心路历程,更表示:“我现在很有信心,我知道我是属于电影的,哪怕是一天,两天,只要是好角色,我都会尽量做好。”

      一般人无法想象那样的生活,白天走十几个小时要饭;晚上回到烂木板搭起的家,更没机会去学校学习。

      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,在社会这所大学里,她得到的智慧是“出淤泥而不染”,一定要离开吧女的世界;

      当舞女月薪是1500元,当演员月薪是500元,作为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,妈妈自然是不放她去的,但是惠英红坚决的去了:“我现在是500元,我明年就会是15000元。”

      之后,凭借《心魔》里的出色表演,她更是扫荡下各类电影节最佳女主角等七个奖项。

      第一场试镜,是《射雕英雄传》穆念慈父女被抓那幕,惠英红说哭就哭,要多惨就多惨,那么多对白一看就会,又不害羞。

      惠英红更惨,每天一睁眼,就知道今天十几个小时要挨揍挨打跳楼跳崖......

      和她同时期的演员,是钟楚红和张曼玉,相对来说,她们的演员之路容易很多,慢慢的,她开始疑惑:“我每天十几小时在打,为什么别人那么舒服,我当主角那么惨?”

      很多女明星无法接受武打动作,演着演着觉得太苦,就临阵脱逃,惠英红就欢天喜地的上,她聪明,学得快,能吃苦,更能抗打。

      她卖口香糖,脑子活,嘴巴甜,别人八小时卖不到100元,她四个小时就卖了200元。

      比起从小被送走的孩子,替父母扛起养家糊口责任的惠英红,才是那个最亏欠的孩子。

      她开始积极治疗抑郁,专门去大学学习表演,放下身段去找电影公司老板求戏拍。

      第二天,惠英红就提出分手,她的观点很直接:“我再喜欢你也没用,因为你不尊重我。”

      她也努力挣扎过,开过美容院,每天低声下气的讨好,反而加速了她的焦虑症状。

      她很坚定:“我拍写真集,是想让人知道我也可以很女人,那本写真出来的效果很健康。不穿衣服有什么丑呢,只是好色之徒戴有色眼睛罢了。”

      惠英红,值得我们钦佩的,不光是演戏的专业和敬畏;更是她面对人生苦难的态度,以及更加重要的,她有一颗永远热爱祖国母亲的心。

      采访过惠英红的主持人,都会被她强大的生命力折服,鲁豫说:“你身上的伤给我一个我就完蛋了。”李静则说:“你一个人生相当于别人十个人生。”

      为着这个目标,她去夜总会当舞女,没有舞蹈基础的她,九个月就被选拨去国外参赛,也因此,她被导演张彻赏识。

      没机会去上学,就让爸爸在沙地上教她写字;红灯区老外多,她就学会一口流利的英语;

      之后,把自己恢复成空杯心态,只要好演员,没有坏角色,每个配角,她都用整个生命在演。

      也正因为如此,入行五年,22岁的惠英红,凭借电影《长辈》拿下第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,也是迄今为止,唯一一个靠打女形象获得此殊荣的演员。

      从万人瞩目到被人遗忘,这种打击对惠英红是致命的,从小到大,她一直是冲在前面的大姐头,照顾家人,被别人需要已经成为一种习惯。

      当然,她的开工,就是每天在四十多度高温的摄影棚里,一遍一遍被打趴,踢飞。

      这个世界总是有很多不公平的存在,为家庭作出最多贡献的人,往往是最被大家抱怨的人。

      父亲早逝,她和母亲相爱却不知如何才是爱的表达,哥哥姐姐更因为从小被送走的关系,把对父母的怨恨都记恨到惠英红身上,唯一感情好的,是从小跟着她一起去要饭的六妹妹。

      即便受尽磨难,也能咬牙奋进,一直走在进步的路上。惠英红3岁乞讨,12岁当舞女,17岁拍电影,22岁当影后,33岁过气,40岁吞药自杀,44岁重新振作,50岁再拿金像影后,57岁再得双金影后,一路奔跑在演技爆棚的路上......

      惠英红说:“这个角色吃到我那么准,我这情绪病,怎么不会演?好像为我量身打造的。”

      让人热血沸腾的电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中,有一位英姿飒爽的女警,她就是惠英红,你无法相信,她已经快六十了,结合影片采访,她说:“真的一秒都不能等,我等回归已经等了五十多年。”

      她的解释非常让人心疼,她说,我从小就对自己有很强的控制力,既然不是我的,那我就不再伤心。一个永远在为家人付出的女人,连陷入爱情都变成一种负担。

      最惨的时候,她的脚断了,没时间打石膏,她就坐在工作人员的手上,拍上半身的打戏,断了的脚在下面摇摇晃晃。

      她说:“人生有很多团雾,有时候你被雾包围,什么也看不到,很害怕,但只要你坚持,过去了,原来一点事都没有。这也是我的信念:人生很多事其实都是小事,在那一霎那你会觉得是很大的事,但是过了之后其实就是小事,这是不是人生?”

    上一篇:

    下一篇:

    长辈
    2019-10-04 10:04
    阅读数 2881
    评论数 1
I'm loading
 家电维修|北京赛车pk10